咨询QQ:80850069

“微信红包”不应飘有腐化之气

春节期间,聚餐串门走亲戚,派个红包早已成为家常便饭。如今,随着电子红包的兴起,又多了摇一摇、“抢红包”等新型社交方式。作为领导干部,如何守住底线、拒绝诱惑,参与正常的礼尚往来、区分人际交往与年节腐败的界限,成为时下热议的话题。

逢年过节,在微信朋友里面用指尖“发红包”已成为民众 娱乐 消遣的新方式,这既能调节气氛,增进彼此感情,也能送去满满的祝福,传递暖暖的关心。从某种程度来看,利用微信抢红包并不伤大雅,也不应强加排斥,毕竟在新媒体时代,人们也要顺应时代潮流,紧跟发展步伐。

“微信红包”虽有娱乐功能,但有时也会成为别有用心之人输送“糖衣炮弹”的工具,变成人情往来的“送礼神器”,从而达到权力寻租、利益交换之目的。与此同时,有些领导干部也借此肆意敛财,作为“礼尚往来”“人情世故”的挡箭牌,乐此不疲地接受各种“微福利”,意欲“好事成双”“喜上加喜”。

“祸患常积于忽微”。红包看似微不足道,却成为了最具“杀伤力”的武器;红包金额虽不大,但隐蔽性却极强。有的领导干部还心存侥幸,认为“微信红包”只是朋友之间的“节日问候”,只是时髦的游戏,自己毫无腐败的念头,不必上纲上线;有的把“收钱不办事”看成是“人情”不是贿赂,给腐败穿上“礼尚往来”的马甲暗度陈仓……正是抱着“无所谓”“不必较真”的态度,从而也在弹指一挥间让他们走偏入邪,奔入歧途。

“新瓶装老酒”。虽然传播的载体不同,但“微信红包”毕竟还是红包,电子礼品也依旧属于礼品。“微信红包”依旧走着老路,不过是传统的红包穿上了“隐身衣”、玩起了“变形计”。“红包”礼金表面上看是“情感交流”,其本质上还是利益的输送和变相的腐败。

新修订的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作出明确规定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、礼金、消费卡等,情节较轻的,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;情节较重的,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;情节严重的,给予开除党籍处分。当前,腐败有“翻新”趋势,四风有“变种”迹象,其危害不可小觑,若此顽症痼疾不除,作风的好势头则难以保持,政治生态将难以晴朗。

“滴水穿石,一滴不可弃滞”。以笔者之见,针对“微信红包”隐蔽性强、不受时空限制、金额难控等难点,还须对症下药、有的放矢。一要强化监督之探照,发挥监督之合力,既要定期明察,也要不定期暗访,紧盯年节假期、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坚守,利用“ 互联网+ ”及时发现线索,让大数据发挥大威力。二要严格执纪问责。动员千遍,不如问责一次,用党纪尺子作为衡量行为的标准,对越底线、踩红线、闯雷区的,要有责必问、问责必严。三要从严管理干部,倒逼他们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,做到严律己、有底线、守法纪,筑牢防腐拒变的思想防线。

“廉不廉看过年,洁不洁看过节。”利用“微信红包”行贿受贿,这本身就飘有腐化之气,是变相的腐败。目前,还须保持高度警惕,扎进制度笼子,常念“紧箍咒”,长打廉政警钟。唯此,才能营造廉洁从政好环境,让好作风始终保持下去。